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3章 少男的祈禱

26

這個奇怪的男孩並冇有從我的記憶裡消失,那個黃昏跟他的偶遇一首縈繞在我的腦海裡,揮之不去。

後來,我聽到了村裡阿婆們的議論:“村東那個林家大爺的兒子回來了。”

“阿,你說那個叫草銘的孩子嗎?”

“說起他啊,嗬嗬.......”就這樣,我陰差陽錯地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村東林家是這個海島上最有錢的、最顯赫的人家,整個村子的船舶都歸林家管,林家的當家人照大爺,是一個很能乾的人,早年死了老婆,一個人拉扯大兩個女兒,將自己的第三個孩子,也就是我在海灘上碰到的那個男孩子,叫林草銘的,送去了一個親戚家養。

結果天命不佑,一首陪著自己的二女兒今年得癌症走了,照大爺才把草銘接回來。

我自認為是一個對許多事情都無動於衷的人,然而這個名字卻像一個難解的問題,攪的我心情不安。

隻要一聽到這個名字,我就臉紅心跳,即使一動不動地乾坐著,心中也會激動不己。

這種變化隻有我在乾重活的時候纔會有。

為此,我感到很害怕,但又被一種莫名的幸福而充盈著。

我忍不住去多瞭解一些有關他的事情,以至於想多見他幾眼。

天後廟麵朝大海,廟宇小而精緻,位置相對偏僻些,附近又長著一片小鬆林,除去重大節日外,人跡罕至。

我把這裡視作我的秘密基地,每當心裡有了什麼事時,總喜歡自己一個人偷偷溜到廟裡,去跟天後孃娘傾訴。

今天也是一樣。

夜色暈染下的天空萬裡無雲,繁星點點,漲潮的大海波濤聲顯得更加清脆悅耳、富於韻律。

天後廟躲藏在鬆樹搖晃的陰翳後麵,靜靜地俯瞰寧靜的大海。

雖然正門落了鎖,但是我依然有辦法溜進去---東側堂的狗洞,剛好容得下一個我。

點燃從家裡順來的三炷香,我虔誠地執著香在天後神像前跪拜,心裡禱告著:“天後孃娘,我是阿治,你還記得我嗎?

我經常來看你的。

我今夜前來,有三件事想向天後孃娘祈禱。

第一,祈求天後孃娘能保佑我和爸爸賺更多的錢,能讓我們早日賺夠錢離開這裡;第二,祈求天後孃娘保佑我一家老小平平安安,無病無災,健康喜樂;第三......”我頓了頓,在心裡說出了我不敢對任何人提起的一件事:“第三,我雖然是男子,但我一首以來喜歡的也是男子,還望天後孃娘不要怪罪於我。

我向娘娘祈求,若是來日我有福氣能找到所謂的意中人,我希望他能像村東林家的草銘那般......”那晚,風比平日強勁了許多,當它穿過鬆林樹梢時,樹葉相互摩挲的沙沙聲顯得格外清晰。

我天真的以為,那是天後孃娘允準了我的請求,便開心地溜回家裡。

那天淩晨,下了一場很大的雨。

此後的日子還是那樣,清晨跟著爸爸出海,在搖搖晃晃轟鳴著前進的舊漁船上跟海魚鬥智鬥勇一天後,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岸邊,有時還要給燈塔長送魚。

不過,我見到草銘的日子倒是變多了。

許多時候,他仍然像第一次見到的那樣,背靠著擱淺漁船坐著。

不過那一天,我回到岸上,卻看到了他忙碌的身影---他在幫兩個海女將捕魚的小船拖上岸。

不過船略顯笨重,三個人也顯得尤其吃力。

乾慣了苦力活的我對這種事信手拈來,當即上去幫了他們一把。

船很快就拉上岸了。

他拍拍手上的塵土,海女們在向我道謝。

海女走後,我本來也想回家的,可是眼睛卻著了魔似的釘在他的臉上,不願離開。

他看著我,笑了笑,問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腦子一時間怔住了,好半天我纔想起來要回答他。

“我、我叫阿治。”

“你力氣還挺大的,剛纔多虧你了。”

他笑了笑,走過來拍拍我的肩,他比我高一個頭,當他靠近我、在我的臉投下他身體的陰翳時,我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潮腥味兒。

“下次見。”

他朝著東邊走去,海灘上留下了一個充斥著無儘幸福感的男孩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